新闻中心

  • 宠物美容
  • 宠物信息注册

联系我们

主营:

  • 宠物美容
  • 联系人:魏先生

    手机:13801139

    QQ:645285

    邮箱:shy宠物信息注册@163.com

    电话:86-021-69772512
    网址:http://www.tongsuanerke.com

    地址:上市青浦工业北青公99号

    您的当前位置:宠物信息 > 宠物美容 > 文章内容
    宠物信息iOS

    《迴风舞雪》第二十二章

    点击次数:132 更新时间:2019-06-13

    《迴风舞雪》第二十二章

      第二十二章青炎谷  楚南星望着掌心,接着慢慢道:“火毒发作在那天夜里,正是月圆之时,到昨天整整一月,又逢月圆。

    ”  沈筠桐道:“每逢月圆便会发作。 。 。 。

    。

    。 就没有办法吗?”  楚南星摇了摇头,道:“令师的一掌,功力之深天下少有,但只要我勤加运功自治,再需几日便无大碍,只是这火毒。

    。 。 。 。 。 ”  话还未完,楚南星已手扶胸口,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      沈筠桐知道,他受紫玉真人重创,才刚刚缓醒过来不久,又说了很多话,已恢复的一点真气又被耗尽。

      急道:“你莫要再说什么,快快休息。 ”  楚南星面带痛苦,冷汗淋漓,喘息着以双手支撑,慢慢挪动身体,成盘膝打坐之势。

      渐渐地,混元玉清功行遍周身。   片刻后,平静了下来。   火堆里又添了许多柴。   两柄剑就在她的旁边。   她就坐在他的旁边,凝视着他,凝视着这个坚毅的男子,坚毅得如雪山一般,难道真的像他说的那样,他就生于那个雪山,他是雪山之子。   夜空寂静苍茫。

      青山幽谷,芝兰木叶暗传芳香。

      青炎谷虽也是山谷,谷内的庄园建筑却宛如一座大大的城堡。   灯火辉煌的庄园。

      且不说这庄园之内两人都合抱不过来的雕花廊柱和翡翠一般的绿瓦,只说地上铺着的白石长阶,光亮如镜面,倘若是白天,一定可以映出走在上面的人影。

      牧延正走在这白石长阶上。

      迎面整齐地走过来一队佩刀壮汉,见到牧延便停住,齐齐一揖,为首的壮汉道:“拜见少主。

    ”  牧延笑着道:“大家辛苦。 ”  然后又继续向里走去。   长阶穿过数道高墙,若干个院落。   牧延便来到这庄园的最后一个厅堂。

      和其他的厅堂不同,这里没有守卫,门也是开着的。   牧延走进这个并不是很大的屋子,没有明亮的灯火,只在书案上点着一盏烛灯,檀木的桌椅案几,俱都雕刻得甚为精细考究。

      这里更像是一间大的书房。

      因为在最里边对着房门的那面墙竟然是一个大书柜,书柜后面有没有墙,看不到。   书柜里当然有很多书。   一个又瘦又高,披着缎面大氅的人正在看书。   他面朝书柜,背对着房门,像是不知道有人进来。   牧延躬身施礼:“义父。 ”  那人没有动,依然背对他:“事情办好了?”  牧延道:“办好了。 ”  那人道:“朱长笑一辈子都不会给他们那么多银子。 ”  牧延道:“拿人钱财,替人办事,他们既收了这笔银子,就得听您的吩咐,何况这件事如果他们办不好,那得罪的就是青炎谷,是您,他们恐怕没有这个胆子。

    ”  那人沉吟片刻,道:“你是不是结识了一个叫楚南星的。 ”  牧延道:“义父果然神通,他是孩儿刚刚交往不久的朋友,此人年纪虽小,却武功极高,像是不在。 。

    。

    。

    。

    。 ”  那人冷哼了一声,道:“不在我之下,对吗。

    ”  牧延连忙道:“孩儿不敢,如今江湖中高手如林,但都以义父的武功为尊,他怎能与您相比。 ”  牧延顿了顿,接着道:“只是楚南星与孩儿甚为投缘,而且要不是他出手相救,恐怕孩儿也没命回来了,不过。 。

    。

    。

    。

    。

    ”  那人道:“不过什么。 ”  牧延道:“不过他昨夜却被紫玉真人所伤,坠落深崖。 ”  那人疑惑道:“紫玉老道?”  那人摇了摇头,接着道:“楚南星怎会败在那紫玉老道的手上。 ”  牧延道:“孩儿开始也是这样想,后来听人说才知道,楚南星当时好像有重伤在身,可昨夜之前我二人都在一起,他若身带重伤,我岂能不知。

    ”  那人道:“以楚南星的内功是不会死在那老道手上的。

    ”  然后声音低沉,像是自言自语,“昨夜。

    。 。 。 。

    。 昨夜。

    。

    。 。 。

    。 月圆。

    。

    。

    。

    。

    。

    ”  突然间,那人站直了身体,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    牧延虽然只能看见他的后背,但总觉得他像是在笑。   那人接着沉声道:“你去了匿蝶山。 ”  牧延道:“是的,义父。

    ”  那人忽然转过身来瞪着牧延,道:“你见过菱儿了。 ”  牧延被他看得有些不敢抬头,“孩儿见过寻菱妹妹了。

    ”  陆锦城道:“延儿,你出谷再去办一件事,事成之后,我便履行之前答应过你的,将菱儿许配给你。   书案上的烛灯暗淡了。

      牧延走后,陆锦城将手里的书放回书柜,然后那巨大的书柜竟向两侧分开了。

      书柜后面真的不是墙。   是另一个房间。   房间里有一张床。

      一个白发老者躺在床上,看上去已久病多时。   陆锦城走到床前,道:“沈大将军,沈大忠臣,这么晚了,还不休息啊,是不是还在想着怎么帮你的主子复国啊。 ”  那老者气若游丝,奄奄一息,像是一条腿已经迈进了棺材。

      其实他早已进了棺材,入了土,只不过又被陆锦城给刨了出来。   “我睡不着,是因为我还没有看到你的失败,你的报应。 ”沈弘易每吐出一个字,似乎都要用尽浑身的气力。   陆锦城突然大声道:“你只会看到我的成功,我的富甲天下,我将成为真正的一方霸主。 ”  说着,从怀中拿出一块金丝黄帕,在沈弘易面前一抖。   “不会再有多久,那半张图也会属于我。

    ”  沈弘易慢慢地一字一字道:“你从我这得到这半张容易,想要得到那半张,下辈子吧。

    ”  说罢,将双目紧闭。   陆锦城道:“你倒真的以为你是忠君为国吗,那是你祖宗的事,你的君王在哪里,你的主子在哪里。

    ”。

    上一篇:市场整理后反弹或将是大概率事件 下一篇:2019年6月10日国内玉米、豆粕、菜粕等16种饲料原料行情汇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