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
  • 宠物美容
  • 宠物信息注册

联系我们

主营:

  • 宠物美容
  • 联系人:魏先生

    手机:13801139

    QQ:645285

    邮箱:shy宠物信息注册@163.com

    电话:86-021-69772512
    网址:http://www.tongsuanerke.com

    地址:上市青浦工业北青公99号

    您的当前位置:宠物信息 > 宠物美容 > 文章内容
    宠物信息iOS

    束星北(看的我泪流满面)

    点击次数:41 更新时间:2019-06-10

    束星北(看的我泪流满面)

      束星北一生在青岛医学院的时间是最长的,虽然他干的活不符他的身份,可以说是发配到医学院,但他对青岛医学院是有感情的。 《束星北档案》一书的作者刘海军先生曾到青岛大学医学院作过报告,我作为青医的学生,有幸听了这一报告,对于这一报告我记忆犹新。 今天看到这么些朋友支持束星北,这位伟大的科学家没有被忘记,我很高兴,由于在听刘海军先生的报告时,我没做笔录,因此记得不全,我现在仅将脑中所记的奉献给大家(下面我写的这些绝对是刘海军先生所说,没有我个人看法,我的看法最后我会说)  刘海军先生是一位记者,为了写这本书,他历经了十多年,采访了许许多多与束星北有关的人,收集到许多可靠的信息,甚至写信给束星北的学生李政道,写了《束星北档案》这样一本纪念束星北的书,我认为这本书不但是纪念束星北,也想让我们不要忘记这样一位伟人,这样一位让那个时代埋没的伟大科学家,更是想激发我们对那一过去时代深深的思索……  我记得当时刘海军先生是用一种很平和,略带哀伤的口吻给我们讲束星北的故事,为了条理清晰,我下面分条回忆当时报告的内容:  1,束星北青年时代在国外留学(哪个国家我不记得了,在国外留学这断历史刘先生介绍得不是很详细。

    至于他当时是不是和爱因斯坦有没有什么关系,不可考证,可能有,也可能没有,不过当时他对相对论的确很感兴趣),留学回来在浙江大学任教授,当时他已经很有名,这段辉煌的历史,我记得不是很清楚,不敢乱说,好像和当时许多科学家及当时浙大校长关系都很不错,总之,当时的他在学术上已经相当厉害。

      2,有一段时间,为摆脱日本侵略,成立西南联大(好像在云南吧)。

    束星北便跟随学生和其他教授一起到去南,条件虽然艰苦,但无论学生,老师都是很投入的,为了我们的民族,为了我们的国家,他们受虽是高材生,虽是科学泰斗,但他们完全肩负了时代的使命,没有放弃学术,没有放弃科学救国,他们甘心吃苦。 这都值得我们现在的大学生深思…………  3,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是束星北的学生,当时李政道学的是化学,物理是选修,而当时束星北正好教授物理,因此便认识了李政道,并发现他有物理天赋,因此说服了李政道主修物理,并和他建立了深厚的师生关系,同时也是密友,据刘海军介绍,李政道和束星北有时睡在同一床上,晚上探讨物理问题,由于李政道家境不太好,束星北当时还经常在物质上给李政道帮助。 并且刘海军先生给李政道写信时,并没指望着他能回信,因为像李政道这样的大人物,每天不知要收到多少信,每个都会就不用干别的了,但李政道回信了,并写得很认真,好像有二十多页,把刘海军先生原稿中很多地方做了仔细的修改,原稿有一句是“束星北步行去上课”,被改为“束星北乘着滑秆上课”(滑秆是什么,我也不知道,大概是云南的一种交通工具吧),可见李政道对这封信是非常重视,也说明了李政道对束星北这位教师及好友的怀念与尊敬,关于这封信在《束星北档案》上有。

      4,束星北绝对是一位坚定的爱国者,抗战爆发后,在国共合作期间,束星北应国民政府(注意,是国民党政府,也可能这就是悲剧的一个原因)邀请赴重庆研制雷达,于1945年冬研究成功我国第一部雷达,为抗击日本侵略作出应有的贡献。

    好像还研究过枪炮,不过这绝对是为民族大义,与谁执政无关!!!!并且,有一次学校里学生和老师都找不到他了,最后得知他在和新兵一起训练,准备亲自上阵,这样一位知识分子,有这样一份爱国的勇气与激情,我们能说知识分子都是懦弱的吗?!!在大学任教期间,他听说了原子弹的爆发,便识意到,中国如果没有原子弹,便不能在世界上立足,于是他和当时几位教授一起开了一门课,把他在国外学到的核物理方面的知识教给了当时的学生,当时听课的学生好多都为中国原子弹的爆发作出了重要贡献。   5,束星北在学术上是很认真的,他敢说真话,有一次他去山大听报告,当时中国一位顶尖科学家在讲热学知识,他听的过程中感觉不对,便在中途一段休息时,走上讲台,用粉笔从黑板一头到另一头打了一个大叉子,说讲的不对,他开始讲这部分内容,事后同事说他这样做很让人下不了台,他说在浙大就是这样的,谁讲的不对就要直接反对,真理在争论中产生,学术是自由的。 并且他在浙大时经常和其他教授在某些学术问题上争得面红耳赤。

      6,1955年的“肃反”运动便是他悲剧的开始,他从此的生活大都在痛苦中度过。 就因为他为国民党做过事,就因为他是知识分子,难道知识分子有错吗?难道爱国有错吗?其实当时许多科学家都为国民党做过事(当然是为民族大义),只要承认错误都好像没事了,但束星北生性固执,他绝对不会屈服,没错就是没错。

      7,之后有一段时间他被分配到青岛崂山附近进行劳动改造,当时条件极为艰苦,并且他那时已年过半百,无法承常受那么大的劳动压力,经常昏倒,那种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一般人难以想象。 他有一次饿得受不了了,到一个农田里去偷地瓜吃,被农民发现,当时他头发蓬乱,泪流满面,已没有一丝知识分子的样子。 我听到这里,鼻子酸酸的。 一个科学家,竟沦落如此地步,可见当时对科学是多么不尊重……  8,之后,有好人帮助他,他被调往青岛医学院,不像网上有些资料上说的那样他是讲师,当时他的政治身分是不可能登上讲台的。 他条件比在崂山那里好一些,有了一个破烂不堪的住房。

    不过干的是扫厕所这样的活,一个人扫二十几个,但他干的很认真。

    当时的他并没忘记科学,写了与狭义相对论有关的几个论文,但当时他的文章是绝对不许发表的。

    由于科学论文无法发表,他无耐之下竟写了一篇两万字的与冲厕所有关的论文,这真是时代的悲哀,科学的悲哀。

      。

    上一篇:浦银月月盈定期支付债券C(519129)基金基本概况 下一篇:长信利丰债券C(519989)基金费率